这些“鸦片”最后都变成了诗。他的诗简单、朴素,一如这( )的乡村生活。

You are here:
Go to Top